农民爸爸
作者:
苏永林
日期:
2012-07-11
投票数:
3
点击数:
5015次
我要投诉

    思绪纷飞,在黑夜中思索着:是什么牵引着我的心。是三月里蠢蠢欲动的虫鸣声;是六月里“哗哗”的河岸旁的几群雏蛙古朴的乐章;还是九月里秋风中翩翩起舞的漫天落叶。


    在这个夜里,我独自在乡间的小路上徘徊,脚下踩踏着微不足道的无名小草,耳边传来的是狂躁的犬吠和争吵的虫鸣。心中油然的是孤独,步履慢慢变得沉重,思绪的潮水在放纵的奔流。多少个朝朝夕夕,日日暮暮,有你陪我走过,是你奉献了自己。如今,你的脊背变得如此弯曲。谁会来问问你——我的农民爸爸。


思绪的潮水在辗转翻滚,把我带回了儿时。你是否还记得那个秋天,在我的脸上被刻下“马蹄疤”后的那些日子?


我天生就是一个好动的孩子,经常给你闯下祸源。我十分清楚地记得,那次我被家中的那匹“野兽”般的马踹一脚而吓倒的那一刻,我很清楚自己将会倒在地上,但是我却落在了你的怀抱中。


    在我迷糊不清的状态下,我的耳旁只有你的声音。你有些狂乱而不知所措,按住我的伤口。你的声音有点沙哑,不断地喊着“孩子,醒醒,爸在这。”你似乎想用力将我摇醒,但又怕添加我伤口的痛楚。欲想说出的话被咽在喉咙,吞不下也吐不出。当时的天气真的很晴朗,但在我的脸上却有液滴,落到了我的嘴旁,渗透到了嘴内,苦涩而又带酸味。那是你留下的悔恨的泪水。我可以感觉得到那液滴里渗透着血色,那是你从心底里流出的伤痛。


在与你身体接触的片刻,我感觉得到你的体温在瞬间上升,心在不停地抽搐,但是懦弱的我却被疼痛给打败了,在你的怀中赖着。


    当我醒来时,已在镇上的诊所。天生畏惧打针的我,就像“三岁小孩”一样缩在你的怀里,似乎这就是我的避风港湾。


    一句温暖的话在我的耳旁响起,“孩子别怕,爸在这,缝针不疼的,爸抱着你,一下就好了,就像被蚂蚁咬一样,不疼的。”我畏缩得更加厉害,仿佛要蜷缩到你肚子里,不让别人看见。你自己的手臂放松,让我躺得更加舒服,却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腰部被扭到,自己的手臂抽搐得无法放松。


    你的话和你的动作把我的畏惧打消了。当缝针扎入时,在疼痛的一瞬间,我却像只“疯狗”一样,把你的手臂当作了食物,我心里在叨念着,原来蚂蚁咬人这么疼的,但我却在使劲地学着蚂蚁咬人,可你没有发出半点的呻吟。你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你手臂始终保持着最完美的姿势,嘴里还不停地叨念着:“没事的,孩子。”


    回家后,我不停地问你,蚂蚁咬人是不是真的不疼的,但你每次都大笑着说:“是的。”


    多年后,我不经意得从妈妈处得知你手上的伤疤的由来,原来那是多年前我这只“疯狗”为你留下的,原来我才是那只咬人不痛的蚂蚁。当初你没有让医生给我打麻醉,是害怕我脸上会留下明显的伤疤。我知道,我错怪你了。脸上的伤疤突然发痛,并牵扯到心底。多少次,我死缠着你,问你的伤疤的由来,但你每次都说是自己的胎记。


    在每一次触摸到你的伤疤时,我脸上的伤疤都会发痛。我不经意地发现你的手开始变得黝黑而粗糙,还有那一道道裂开的伤口,掌中充满了一层层厚厚的茧,愧与泪,伤与恨撕裂了我的虚荣心。我感觉得到,我触摸到的不是你的手,而是你着大半辈子的沧桑,是为了我而工作一辈子的记号。


    曾几次,我叫你不要那么拼命,我们可以平凡的生活,但是为了我的生活更好,你还是那么拼命,却从不想想自己那在风雨中单薄的身影。


    爱早已在我们之间凝成一束丝带,捆着无私的奉献,把我们紧紧地束缚在一起,那份厚厚的血脉亲情将冲破一切,越过彼此心得距离,把我们连接在一起。


    回忆过往,我是那么的懵懂和无知,给你带来的从来都是祸源,而没有喜悦,以致把你的脊梁都压弯了。现在我才知道,在我的成长路上一直都有你的默默奉献。


    爸,你辛苦了,孩儿现在已经长大,请原谅我以前的无知,请不必为我太过于操心。


    看着你的身体一天天经不起风雨的吹打,我真的很心痛。


    真的爱你,我的农民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