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作者:
李锦群
日期:
2012-07-16
投票数:
134
点击数:
4689次
我要投诉

        夜幕带着早睡人的梦,徘徊在璀璨的霓虹灯之上,天黑得可怕,城市亮得可爱。


——题记

一切都很静,世界沉睡得像个嚼着美梦的婴儿,谁都想伸出双手抚摸这一熟睡的脸。母亲却没有,她借了窗外的那几束淡蓝的霓虹灯光,轻轻抚摸的是一张成熟却永远带着稚气的脸。虽然我入睡许久了,但那双充满力量也历经风霜的手依然可以在空调狂吐的冷气里灼烧着我的肌肤,如果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你就能非常精准到感受到这母爱就是这样一种一瞬而过又饱含深情的触感。

即使再热烈的感情,我也始终难以看清母亲的脸。

泰戈尔愿意变成一朵金色花,幼稚的它,愿意在枝头上摇摆着要母亲寻找它的身影,愿意悄悄开放看着母亲工作,愿意在母亲常来的小道上散发着独特的幽香……也许每个人的童年都如此吧?当母亲精心地把调料都放在盒子转身走出厨房后,我总能准确无误地舀起一勺白砂糖美美地放进嘴里;梳妆台上的抽屉里放有许多在当时的我看来异常新鲜的玩意儿——母亲的口红,学着她东点西划的,连头顶上也画上了“红斑”;曾奔跑在烈日底下,大汗淋漓的我一下子栽进母亲的怀抱,她从不嫌弃。

当年岳母为了教导岳飞要精忠报国,不惜心痛把这四个字绣在了岳飞的背脊上,只是想能时刻鼓励着他为了国家,冲锋陷阵!一年一岁,光景总是走得特别快。我已经跟母亲一样为人妻、为人母。可我在她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上班前总叮咛要记得带伞,天气坏;出去应酬总嘱咐早点回来,治安乱;晚上睡觉总提醒明天要上班,早点睡。她的叮咛总是把有形的和无形的结合,有时也会有一丝丝的厌倦。其实厌倦之后也总能感受到一些什么,还带着一点很快就消失掉的酸涩。

昔孟母,择邻处。孟母为了儿子过得更好而努力为他创造更好的客观因素。母亲没有为我而三迁,但她为了我付出了比三迁还多的苦和酸,是时间证明了这一切,像一把刻刀,得意地在她的手上划了几道岁月的痕迹。也是时间掠过母亲的双鬓,添上了几分白色。谁会忍心看着时间继续放肆下去?

 夜依然很静,只有晨曦才能把这世界唤醒。唱机里放着我爱听的音乐,声声琴弦,恰恰完美地诠释了母爱。而对于我们来说,回不去的地方越来越多,终有一天,它们在生命的终点矗立出灰色的连绵的墙壁,上面刻着你的回忆和母亲点点滴滴的教诲。只有一扇打开的窗,在那里,母亲为在严冬里忙着材料的你捧出热腾腾的牛奶,而后又悄然回到房间等候孩子睡觉的喁喁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