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怀念
作者:
蜡笔小新
日期:
2012-07-26
投票数:
284
点击数:
5724次
我要投诉

     


       都说父爱如山,我却说山外有山。我的爷爷对于我,就是那座除了父爱之外的另一座高山。尽管爷爷已经离开我们很久了,许多的往事也不再记忆犹新,但那段与爷爷一起生活的时光至今仍是我心中一份长久的怀念。


       爷爷出身贫寒,通过埋头苦读,跳出了农门。为了能够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他坚持把我带在身边,在城里读书。心智未开的我,只依稀记得当时很高兴,城里的高楼、马路、汽车,乃至学校的大操场都给了我莫大的满足感。在很多年之后,我才真正意识到,在城里读书对于我人生的影响,远不止是高楼、马路与汽车。


爷爷是个传统思想极强的人,老一辈知识分子特有的正直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记得读小学时的一天,放学回家见桌上摆着一袋橘子,不由分说便吃了起来,正准备吃第二个,被从厨房里出来的爷爷厉声喝止,不明就里的我一个劲的哭,爷爷却匆匆出门,好一会才回来,还带回了两个橘子,他把一个放回了水果袋中,另一个塞在我手里。原来这袋水果是求他办事的人硬送来的,第二天爷爷便把水果如数交回了单位。也是在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爷爷当时塞在我手里的不仅仅是一个橘子,他更是把为人处世的原则和对我的无限关爱塞进了我的心里。

 

在我读初中那会,爷爷退休了。爷爷老了,而我却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变得叛逆,变得如问题少年般留起了长发。班主任的投诉,彻底惹怒了父亲,一贯严厉的爷爷此时却一把将我抱住,让准备执行家法的父亲无从下手。我还记得当时爷爷对父亲的原话“你要敢打他,我就打你,反正是老子打儿子”。这句带有些诙谐的话,让我直记到了现在。其实,在当时我已经朦胧的明白,爷爷是希望以理服人,打解决不了问题。但在现在看来,我却更多的理解为是爷爷对孙子的疼爱,他不愿意我受到任何一点点的痛苦,哪怕这份爱有些溺。

 

读高中后,我开始了住校。爷爷真的老了,行动有些不便,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习惯于坐在家门口的小凳子上,朝着巷口的方向发呆似的望。父亲说,爷爷是在等着我放学回来。每当周末回家,我一走到巷口,爷爷脸上便笑开了花,为了这一刻的欢笑,爷爷却要坐在门口整整张望一个星期。从此,我便有心省下些生活费,周末买水果带回去给爷爷吃,而且不管刮风下雨,我都一定要赶回去,因为爷爷还在门口等我。高中毕业后,我如愿考入了大学。临行前,送行的亲友都笑着说我有出息了,爷爷却哭了。爷爷拉着我手,总也不愿松开,我知道他是怕等不到我学成归来。

 

岁月不饶人,爷爷终究还是病倒了。每次在电话中谈到爷爷,家人担心影响我的学习总是避重就轻,让我放心。在大二那年的冬天,当我接到电话赶回家时,爷爷已经走了。所有的懊恼与悔恨,只能化作止不住的泪水。在很久之后,听家里人说起,爷爷在最后的日子里病得很重,意识不清,谁都不认识,不管是谁在他面前,他都只是喊出我的名字。每每想到这个,我的内心都会一阵酸楚。当我不可一世的沉浸在意气风发的大学生活时,却宁愿相信爷爷身体还好的“谎言”,而不抽空回家看望病重的爷爷。也许就是看一眼,就能了却他最后的愿望,让这位给予了我无限关爱与启迪的爷爷走得更安详。

 

转眼,爷爷离开我们已经很久了,久得连爷爷那慈祥的面容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但那份属于祖孙两人间的爱,却让我愈加怀念,让我有了更为真切的感悟。